郑振芬

编辑:火灾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2 03:23:42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郑振芬,又名振勋,1904年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海城镇高田社一个贫苦的家庭。1923年参加革命工作,大革命时期她历任民生布厂执行委员,梅陇区妇女主任。
1927年,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,军阀陈济棠统治下的粤东也变得一片血腥,革命遭受了严重的挫折。在这危急时刻,海陆惠紫的共产党人同敌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。郑振芬便是其中一位为人称道的巾帼英雄。她原任海丰县苏维埃政府委员,中共海丰县委妇女委员、中共海陆惠紫特委妇女委员。她与其他同志一起,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先后建立六个红军主力团,拥有武装3000多人,并于1930年冬进入大南山,与古大存汇合,建立大南山根据地。[1] 
中文名
郑振芬
国    籍
中国
出生地
广东省海丰县海城镇
出生日期
1904
逝世日期
1935
信    仰
共产党
在大南山红军队伍不断壮大的时候,中共东江特委和军委执行“左”倾“肃反”路线,在红军内部开展反“AB团”运动,残杀无辜,许多优秀的军事干部和共产党员冤死在自己人的枪口下。郑振芬为此十分痛心。[1] 
1932年夏,广东军阀陈济棠为配合蒋介石对中央根据地的第四次“围剿”,派张瑞贵率领三个团的兵力步步为营围攻大南山。
为了粉碎敌人的“围剿”,东江特委召开扩大会议,选举新的领导机关,郑振芬被选为常委兼组织部长。新的东江特委针对敌人的战术,采取避其锋芒、截击运输、埋伏袭击、打了就走的战术,把敌人打得疲于奔命。郑振芬又布置在外线的作战游击队,不断袭击敌人的据点,同时埋下地雷阵,许多敌人在逃跑中被炸得脑袋开花。这样,根据地军民击溃了敌军两个营,毙伤敌副团长以下近百人,缴获步枪百余支,迫击炮两门,机关枪六支及子弹和军用物资一大批,粉碎了张瑞贵妄图在三个月剿灭南山“共匪”的计划。
胜利了的大南山,马上开展扩大红军的工作。郑振芬深入到各乡村,动员青年妇女参加革命工作,她撰写了《我对于东江妇女运动的意见》一文,发表在1932年《东江红旗》第三卷五期上。她指出:“惟有苏维埃与红军的伟大胜利,唯有中国革命的胜利,妇女才能同样的得到彻底的解放。要发动她们加入赤卫队,加入红军,实行参加整个革命工作,参加作战,不但妇女本身得到利益,还见劳动妇女在革命过程中表现出她们的伟大革命力量。”在郑振芬宣传发动下,陈玉娥等几十名青年妇女踊跃参加红军和赤卫队。[1] 
陈济棠部第三军军长李杨敬得知张瑞贵吃了败仗,又惊又气,立即从汕头赶赴潮阳召开潮普惠三县“绥靖”会议,决定采取“进剿”与“驻剿”相结合的战术,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,占住一个村庄,就把那个村庄的群众全撵下山来,并逐山搜查,加强封锁、切断供给,使红军成为无水之鱼。他们调动了15万多人,分三路把大南山围得水泄不通。
面对敌人的重重封锁,东江特委领导召开紧急会议,研究对策,由于部队频频出击,加之反“AB团”影响,战斗力锐减,仅有的几百名战士无法抵御上百倍的敌人,大家都为兵源的缺乏而苦恼。郑振芬提出解决兵源的两条办法:第一、迅速释放因“AB团”事件而受牵连、至今尚未释放的同志,向他们赔礼道谦,让他们放下思想包袱,轻装上阵;第二、在潮普惠三县优秀赤卫队员及共产党员中,吸收一批生力军。郑振芬的意见获得通过,东江特委决定把这两批人先集中,由郑振芬负责培训工作。[1] 
郑振芬把释放出来的同志带到虎峒村后边的石洞,进行政治思想培训。为了抚平他们的心灵创伤,她与他们促膝谈心,并热情地鼓励他们:“一个共产党员头可断,志不可衰,不管顺境与逆境,都要永远保持革命者的气节。”这时,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带来了点鱼干,身怀有孕的郑振芬马上分配给学员。有一个学员对郑振芬说:“你的身体那么差,为什么不留点给自己?”郑振芬动情地说:“你们受到不公正的打击,身体比我还差,现在又碰到敌人围山,供给中断,没法给同志们吃好,我心里非常难过。”[1] 
郑振芬的言行感动了学员,鼓起了他们的斗志,使他们放弃前嫌纷纷奔赴战场。随后,郑振芬又在松柏篮石洞举办潮普惠三县优秀赤卫队员及党员学习班。有一个叫王贵的学员,其兄被国民党抓去,要请假回家一天。第二天他没有回来,引起了郑振芬高度的警惕,她立即把学员移到另一个石洞。翌日,太阳还未露脸,郑振芬站在石洞外观察动静,发现对面高山的树木在摇动,她机警地隐蔽到洞口的树丛中,只见王贵正带着国民党兵搜山。郑振芬敏捷地爬进洞里。她把王贵的可耻行径告诉大家,并沉着指挥大家准备战斗。
郑振芬爬到洞口观察敌情。敌人在山上转来转去,一连好几次,没发现什么。同志们在洞里一整天滴水没进,个个精疲力竭。郑振芬更是疲惫不堪,对围拢过来的同志说:“我们必须在今晚突围出去,但不能各顾各,要一起走。”[1] 
郑振芬想到这些同志,都是从各地汇集而来的,不熟悉这里的山路,于是,她决定和熟悉山路的李长先去找一条较安全的路。临行时,她悄声对李长说:“如碰到敌人要镇定,不能惊慌,更不能出卖党和同志。”
路探好了,100多人就跟着郑振芬在沉沉的黑夜中,摸着崎岖的山路,越过敌人的封锁线。走到丘山弯石洞时,天已大亮了,郑振芬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,突然觉得一阵剧痛,头上淌出了豆粒大的汗珠,她怀着的婴儿早产了,女婴坠地“哇哇”的哭声,使她感觉到了做母亲的骄傲,也使她联想到以前两个孩子的不幸遭遇:一个她怕婴孩的啼哭声危及隐蔽在周围的同志,而将手捂着婴儿的口……敌人撤退了,而婴儿却咽气了;另一个孩子出生以后,由组织秘密送到梅陇家中,敌人闻讯,用刺刀把孩子刺杀了……。郑振芬难过地流下了辛酸的眼泪。她想:在敌人这样灭人围山、搜山的情况下,婴儿的啼哭声会危及特委机关的安全,因此,她只能忍痛割爱,将孩子送给叠石乡的一个农民。
1934年1月,郑振芬到瑞金出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,在大会上汇报了东江根据地军民的斗争事迹,还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摧残大南山革命根据地的罪行。在这次会议上,她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。会后,毛泽东,周恩来、刘少奇等接见了她。[1] 
郑振芬回到大南山以后,根据地的形势更为严峻了。邓光龙率部接替了张瑞贵师,以四个团和14个中队的地主武装向大南山发起了全面进攻。他们逐个山头,逐个村庄进行搜捕,并把群众赶下平原,将村庄烧成焦土,而且十步一哨,百步一岗,使大南山供给中断。郑振芬带领同志们拔番薯叶,挖野菜充饥。
郑振芬由于缺少营养和劳累过度,伤寒病又复发了。就在这时,她丈夫谢振鸿在战斗中,腿部又受了重伤。体弱的郑振芬,既要带领同志们坚持斗争,又要在机关频频转移中,搀扶丈夫翻山越岭,晚上还要为丈夫清洗伤口和敷药。过度的劳累,使郑振芬的下肢也瘫痪了。她留在梅仔石洞的医院里,多少往事,如浪如潮,涌在了她面前,她回顾自己跋涉过的人生,不曾后悔。她坦荡地说:“只要一息尚存,还要沿着自己选定的路走下去。”
1935年5月,东江特委召开会议。会前,郑振芬为了保存红军的力量,曾向特委建议:特委到平原秘密地发动群众,红军化整为零,分散游击,让敌人围着空山消耗兵力。东江特委采纳了她的意见。会后古大存到石洞医院探望她。她知道大家已准备撤退,安然地对古大存说:“你们就放心走吧!我和老谢一起留下来。”[1] 
“大姐,要走我们一起走吧!”
“大存呀,你想一想,同志们抬着我下山肯定被敌人发现。我们仅有的这点力量绝不能失去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“大姐,我担心我们一走,你们的处境更困难”,古大存噙着泪说。
“现在,我们留下来掩护你们撤退,是未来胜利的需要。万一牺牲了,青山处处埋忠骨,大南山就是我的家。”郑振芬握紧古大存的手说:“去年我们在瑞金出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代表大会上,毛泽东同志对我说:‘大革命失败后,东江红军投奔古大存,’这不是一句普通的话,是对你的期望,你要把红军带出去。”大南山根据地的红军编为16个小分队,于一夜之间同时分头突围。郑振芬为了麻痹敌人,布置谢振鸿、贺志忠和古公鲁在次日晨曦时到另一个山头点放烟火,让敌人看到冉冉上升的烟柱以为红军在做饭。
几天后,郑振芬和伤病员的粮食吃光了,个个饿得面黄肌瘦。郑振芬同谢振鸿商量,设法搞到粮食,谢振鸿抢先说:“我这就乘着天未亮下山去。”
“你只有一条腿,爬那么远的山路行吗?”郑振芬担心地说。
“前几天我去放火时,拄着这支拐杖不也爬过两座山吗!”谢振鸿一边找来袋子,一边说。谢振鸿刚走到半路,被搜山的敌人发现,向他包围过来。谢振鸿开枪抵抗,被敌人乱枪打死。
敌人循道搜索,找到梅仔沥石洞,向洞里扔手榴弹,又用机关枪扫射,郑振芬壮烈地牺牲在石洞里。
新中国成立后,人民政府追认她为革命烈士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烈士 人物